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原创

你不曾言爱 我却爱你覆水难收

2018-08-02 09:04编辑:igtpro.com人气:


小晶,我拥有了我想要的一切,我却依然恨你。我努力了这么多年,得到了金钱、地位,可是那刻骨铭心的付出,你狠心的离弃怎么能用金钱和地位抹去?

18岁那年不愿意读书的我只身一人来到广州打工。由于大姨和大姨父在广州,我听邻居家的四哥说南方赚钱容易于是要母亲同意我去广州。母亲和父亲商量:这孩子不上进,书都不念了,让他出去闯闯,吃点苦头就立事了。父亲也有这样的想法,于是我一个人去了广州。我去的时候兴致勃勃,以为就像出门游玩一样,根本什么都没有考虑过。到了广州之后的遭遇让我明白:我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,吃苦遭罪的日子才刚刚开始。

虽然大姨和大姨父从长春去广州发展已经四年多了,可是并不是有钱人。由于大姨和大姨父都已经是50岁的人了,做不了公司里的工作。他们只能在居民区附近开了一家小饭店,连带送餐。由于我和大姨、大姨父也有些年没见面了,原本两家人的感情也没有特别深厚,这样突然去投奔他们,大姨和大姨父心里也是不舒服的。他们感觉我是跑去依靠他们的。我去的前两天,大姨和大姨父对我的态度还算不错,吃了两顿不错的饭菜。

原本他们以为我是来玩几天就回长春的,当他们了解我是真要留在广州打工就不情愿留我了。我这时才体会到亲戚也不过如此,可是我不能就这样回去,无论如何我要先留下来。我请求大姨收留我:我自己不念书了,爸妈已经很操心了,我在你的饭店帮忙,管我吃住就行。我找到其他能做的工作就搬走……大姨看我这样说也不好马上把我撵回长春,让我的母亲说她不近人情,于是我暂时住了下来。

我开始了一段辛苦的生活。早上两点我就得起床,南方人吃早茶、早点很早。饭店就要更早准备,早上包包子,做抄手,各种面、粥。睁开眼睛连续几个小时一分钟都歇不了。一般忙到九、十点钟之后没有人吃早餐了,我又要洗碗、洗盘子,打扫卫生。每天晚上还要给附近点餐的人家送餐。

最初因为不会干活,打了盘子、碗我没少挨大姨和大姨夫的骂。后来我渐渐熟练,手脚快,干活麻利。饭店里的伙计由三个减为两个,大部分的活都由我来做了。虽然我干活越来越好,可是睡眠不足,饭菜营养跟不上去,我很瘦。8个月的时候我对大姨说:大姨,我太累了,身体也不好,让我休息几天吧。大姨也担心我不在她的饭店帮忙,所以同意放我三天假。

我利用这三天的时间去城里转了转。我需要找到一份有工钱的工作,我不能无限期地做大姨家的免费劳力。我找到了一家东北人开的饭店,老板同意雇我做服务员。我在这家饭店工作了一年,攒了一点钱。我开始去大一点的酒店工作。那几年的打工生活很辛苦,被人看不起,被当地人欺负,被同行冤枉,所有的辛苦我都尝遍了。

我没有后悔经历这些辛苦,因为路是我自己选的,我认为一个男人的历练多一些也是有好处的。

经过了四年的历练我已经是一家星级酒店的大堂副理了。虽然我没有多少钱,没有很高的地位,但是我这样一个没有学历、没有背景的外地男孩儿能够在广州这样的大都市有一个立足之地,我认为还是值得自豪的。在我刚当上大堂副理那年我认识了小晶,曾经我以为她是上天给我最好的恩赐,结果却让我伤得最深,一度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笑、不会相信任何人、不会相信爱情了。直到现在我回忆起曾经的那段日子依然痛苦,只不过我可以把这种痛苦掩饰到谁都看不出来。

小晶也是长春女孩儿,她是同事的妹妹,中专毕业后来广州打工,在我们的酒店做服务员。小晶长相甜美,文静内向。从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她。在工作中我很照顾她,渐渐地她对我也有了好感,于是三个月后她成了我的女朋友。小晶的姐姐回长春照顾她们生病的母亲了,小晶搬来和我同住。最初在一起,小晶对我很好,做饭、洗衣服把我们的小屋收拾得干净整齐。我可以全心工作的同时感受生活的满足感, pk10,那时候我想小晶就是我要找的女孩子,我要一辈子和她在一起,永远和她在一起。

半年的时间过去了。我和小晶在一起开心快乐。突然有一天小晶接了一个电话,心神不宁。我问她怎么了,她只说母亲病情加重,她要回长春。我听了也很焦急,我把我存的钱都给小晶带上,要她回去看望母亲。小晶订了第二天的火车票。临走的时候,小晶一直抱着我哭。我安慰她:没事,阿姨的病会好的,我们不会分开很久的。我竟然没看出来当时小晶眼神中的闪躲。

(来源:新浪体育网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igtpro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